盐焗鸡

欢迎访问深圳凤凰盐焗窑网-提供美味的盐焗鸡窑鸡! 点击这里给深圳凤凰盐焗窑发消息
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家禽文化 > 鸡!在广东简直就是主食!餐餐有
鸡!在广东简直就是主食!餐餐有

  丨吃好鸡,是广东人对生活最后的倔强丨

  没有哪头驴,能活着离开保定

  没有哪只鸭,能活着游出南京

  同样,

  没有哪只鸡,能活着离开广东

  ▼

  你每个月能吃够3只活鸡吗?广州人可以。

  依照广州市2013年832万人口来算。广东年销活鸡8亿只,单是广州市年消费活鸡就有3亿,粗略平均一下,每个月吃掉3只鸡的幸福日子,已是广州人5年前的生活状态。不只是广州人,广东各个地区的人简直把鸡当主食看待——家里来客人了,即使自己家不杀只鸡,也会到市场的熟食店买上一只。

  ▲ 广州熟食店,浅色较浅的是白切鸡。

  为何广东人对鸡如此热衷?

  丨今天的推文,你将被投喂 丨

  湛江白切鸡 东江盐焗鸡

  客家猪肚鸡 广州清水煲鸡

  顺德桑拿鸡 清远吊烧鸡

  普宁豆酱鸡

  …

  有的鸡,生下来就赢了

  如今的90后,房子是租来的,生活也是。平时处心积虑用最大的红包叫个外卖吃顿鸡,那也仅仅是果腹,谈不上是生活。

  鸡,是有气节的——那些为“快消”而生的笼养白羽鸡(肯德基专用),基因决定了它快速成熟的特性。就算用再天花乱坠的调味料加以修饰,它的肉质依然如豆腐一般没有韧劲,没有鸡的本味。

  而那些为“滋味”而生的走地黄羽肉鸡,天生长得慢,直到体内的氨基酸物质积累完备之后才会被售卖。这样的鸡,就算只有一把盐,也能烹饪得又甜又韧,香味整间屋子都闻得到。广东人会评价一句:“嗯!呢只鸡好有鸡味。”

  根据《中国家禽品种志》记载,在全国27种地方名鸡中,光是广东省就坐拥了惠阳胡须鸡、清远麻鸡和肇庆杏花鸡三种肉用型名鸡。

  ▲ 民国时期的美食家张亦庵曾在《谈鸡》中盛赞道:“广东所产普通的鸡,也胜过上海的。这大概是因为土地的关系。气候较热的地方,土壤中的虫类较为丰富,鸡得大量的虫类作饲料,营养自然较为充足,味道也自然较为鲜美。”

鸡!在广东简直就是主食!餐餐有

  每个年纪,都可以走上“鸡生”巅峰

  鸡的每个成长阶段,广东人都有对应的方言和烹饪方法。好让它们在“鸡生”的每个时期都各得其所:

  广东到底哪里的鸡最好吃?

  湛江丨白切鸡

  ▲小时候,小编我吃不懂白切鸡。这种用快开的水浸熟的吃法,除了抹在鸡皮上的香油和一碟姜葱汁做蘸料,鸡本身不加任何调料,哪里有香喷喷的炸鸡好吃?

  ▲长大离开广东,才知道白切鸡的可贵——只有上好的走地鸡,才能在如此简单的烹饪方式下不觉腥臊,滑嫩鲜甜的余味要靠细嚼慢咽才能获得,像极了褪尽浮华、不疾不徐的人生态度。

  ▲   只要是广东传统的祭拜活动,贡品必有白切鸡。颈后夹着一片鸡血的白切鸡,或是卧在祠堂的供台上,或是被人们挑着扁担从这个山头移到另一个山头,寄托着子孙对先人的崇敬。祭拜活动结束,它会被洗净,配上蘸料,再摆回宴席中供家族分享。

  ▲   “浸煮”,是白切鸡的烹饪手法。把鸡放入微微冒着小泡的沸水中,先开火煮后关火浸泡,要的就是在鸡熟的边缘试探,来达到肉质极嫩的目的。浸好斩成块,鸡皮泛出金黄色的光泽,肉中透着汁水,鸡骨头中还能见血,才证明厨师没有把它浸煮得过老,手艺恰到好处。

  ▲ 过冰水,让鸡皮收缩。  家家户户都做的白切鸡,为什么湛江的更加优秀?原来,位于广东最南端的湛江市,有着大陆唯一的北热带海岸。温度高意味着植被丰富,树林中的虫子和果子,成为了湛江本地土鸡的“风味补剂”。

  同时,雷琼火山在爆发后形成了如今湛江的土地。鸡需要啄食砂砾帮助消化,土中的微量元素也让湛江鸡的味道更好。用湛江大阉鸡做出的白切鸡,配上当地人爱吃的红葱头酱油或沙姜蘸料,再来一碗鸡油拌饭,别提多享受了!

  东江丨盐焗鸡

  ▲ 盐焗鸡

  《多情的东江水》里有一句歌词:翻过高山流过了田畴,流上深港楼外楼。东江是珠江的支流,流经客家地区梅州、河源和惠州。以盐焗鸡为代表的东江菜,属于客家菜里的水系流派。

  岭南天气潮湿炎热,要想把食材长久保存,盐腌的方式再好不过。东江的中上游南接珠三角,北连内陆,二十世纪初期,客家盐商趁着天时地利富甲一方。他们用盐毫不吝啬,先把上好的三黄鸡用沙姜和盐腌制片刻,再用油纸包好,埋进滚烫的粗盐中焗熟。粗盐360°环绕导热,把鸡骨头中的鲜香一一逼出。同时多亏油纸吸附了鸡皮中多余的油脂,在保持鸡肉嫩滑的基础上,使鸡皮焦香微韧,吃起来有撕扯感。

鸡!在广东简直就是主食!餐餐有

  盐焗鸡有手撕和切块两种处理方法——传统客家人爱手撕,这样能避免鸡肉纤维遭到破坏;斩块的盐焗鸡连肉带骨,吃起来更香。一般酒店会奉上一碟用鸡油和沙姜粉混合的咸味蘸料,保准你能多吃两钵米饭;若是到了梅州街边的焗盐鸡小店,店家还卖你一碗鸡汤粉。吃鸡肉,嚼鸡杂,吸米线,喝鸡汤,印证了客家人喜好“肥、咸、熟、香”的饮食特点。

  客家丨猪肚鸡

  你是否也跟我一样,在喝下浓辣的胡椒猪肚鸡汤后,嗝就一直打个不停?再不振的食欲,都能得到振奋。

  客家人生活在山区,闭塞的环境激发了他们在吃食方面无穷的创造力。即便是鸡和猪这两个如此普通的禽畜,都可以玩出“凤凰投胎”的花样——把葱姜蒜和捣碎的白胡椒塞进鸡腹内,再把整只鸡塞进猪肚里,在泉水中慢炖2小时以上。待猪肚和鸡肉的滋味交融,汤水浑白之后,捞出猪肚斩件,重新下回汤锅中,加盐加枸杞就大功告成了。

  比起潮汕牛肉火锅,同样是开到了全国各大城市,同样是可以喝汤涮菜,客家猪肚鸡始终与爆红无缘。就像客家人勤恳敦实的性格,猪肚鸡再怎么创新,始终不会丢弃暖心暖胃的性格。

  广州丨清水鸡煲

  岭南人吃一样食物,就是要吃掉它生猛的灵魂。这跟他们自古以来就生活在水网密布,滩涂绵延,新鲜食材唾手可得的环境有关。

  广州城里的鸡煲店不少,但真正比拼的,还是食材的新鲜。有的街边小店现宰鸡,斩件端上来的时候,鸡骨头的血还没有完全凝固。在高楼林立的钢筋水泥城里,没有比它更生猛的了。

  几个碳炉几口锅,清汤水里炖着红枣、党参或天麻等中药材,清水鸡煲无比简单。鸡肉涮一涮就好,蘸一蘸酱油,吃的就是极致的新鲜和原汁原味。肉吃得七七八八,涮一些绿叶蔬菜,荤素搭配的鲜鸡汤,让你忘却外卖快餐的工业滋味。

  广州人对活鸡的崇拜,是广东百姓对新鲜食材追捧的缩影。2013年H7N9禽流感肆虐,为了减少危害,政府开始在主要区域禁止活鸡的售卖。这时“老广”可坐不住了,海珠区的师奶和退休老人特地搭车到还可以售卖活鸡的越秀区去,哪怕再奔波,买到一只活禽也能称心如意了。要刁钻的广东人向冰鲜鸡心甘情愿地点头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顺德丨桑拿鸡

  顺德是佛山市的一个区,是珠江即将入海时冲积而成的河口三角洲平原。泥沙在这里沉积,肥沃可想而知。这里的吃食新鲜丰富,连吃三天三夜都不带重样。

  桑拿,这种听上去更有“东莞风格”的烹饪方法,在顺德被发扬光大。以桑拿鸡举例——炉灶直接搬到餐桌上,让你吃到第一口鲜。厨师先将鸡肉切成薄片,与虫草花、陈皮、红枣丝混合并简单调味,鸡骨、鸡脚扔到蒸锅的下层里与清新中药一同炖制。蒸锅上层铺鱼塘里采的荷叶或桑叶,铺上腌制好的虫草鸡片。加盖,静待叶香与鸡香的缠绵。

  2分30秒,正是肉汁丰盈、肉质弹嫩的关键时间。迫不及待开锅,一不留神鸡肉就会被抢完。用这种吃法,几个人可以轻松吃下一只5、6斤的大骟鸡。

  鸡抢完了没关系,还有桑拿鱼、桑拿蛇和桑拿蔬菜。一锅食材的汤汁精华,顺势流到锅底,品完肉之后饮汤,妙哉妙哉。一个小小的“桑拿房”,原来有那么多的用处。

  清远丨吊烧鸡

  从广州坐高铁20分钟,就可以到清远一漂二泡三叫鸡——山间漂流、享受温泉和疯狂吃鸡。清远麻鸡作为名鸡,大多被放养在山间,经常满树林找食物,肉质是好上加好。清远人对鸡不会妄加辜负——常见的白斩鸡、葱油鸡、豉油鸡,稍带特色的母毛蟹煲鸡、荷叶糯米鸡、鸡杂冬瓜汤,都可以在清远吃到。

  而广东烧鹅的好伙伴——烧鸡在清远的洲心镇有更深的造诣。一般的吊烧鸡是抹上带糖的皮水,用风吹干再烤的。而清远的吊烧鸡是用盐腌完后直接入炉,用炭火吊烧,成色亮红诱人,鸡皮够脆够入味,鸡肉还有烤出来的焦香。

  据说,洲心一直以做烤猪闻名。直到有一位老伯无意用烤猪的方法烤了清远鸡,发现也非常好吃,于是洲心吊烧鸡就逐渐走红。可见在清远,鸡怎么做,都好吃!

  普宁丨豆酱鸡

  要说普宁豆酱你可能陌生,但说潮汕地区的沙茶酱想必你就听过了。独立于广府菜和客家菜之外,以海鲜类为主的潮汕菜有着自己清奇的体系。没了豆酱、鱼露、橘油和梅酱等等酱,潮汕菜就缺了大半壁江山。

  “潮汕人的味噌”,是大家对普宁豆酱的爱称。味噌和豆酱的母体都是黄豆,还都呈现出浅黄色。普宁市是潮汕地区揭阳市的下辖市,老一辈人出海捕鱼,在船上用鲜鱼做的鱼饭,就必须配着普宁豆酱吃才够味。不光是配海鲜,配肉类配蔬菜,咸香带甘的普宁豆酱都不在话下。

  鸡和普宁豆酱的联姻,在潮汕已是必然。取一只农家土鸡,宰杀洗净。将豆酱中完整的黄豆粒碾碎,混合上芝麻酱、糖和盐,在鸡的里里外外都抹上腌制,放入砂锅里煲熟就可以吃了。有别于广东其他鸡的清淡,豆酱鸡色深味浓,喷香扑鼻。豆酱中的发酵物质软化了鸡肉的肉质,让它从外到内都是入味的。

  普宁的小伙伴说,老一辈的主妇为了节省开支,会自己用被子闷黄豆,发酵做豆酱。做法虽比酱坊简略,但亲情的味道总是更令人怀念。只可惜我们这一代的人都不会做了。

  吃好鸡,才对得起生活的波折。这便是广东人始终信奉的吃鸡哲学。只有亲身到了广东,到了城里的酒楼、沿街的铺头和江河上的船肆,才能领悟得到。十一长假,你会把广东纳入你的行程吗?

鸡!在广东简直就是主食!餐餐有

  你吃过哪些让你惊艳的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