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焗鸡

欢迎访问深圳凤凰盐焗窑网-提供美味的盐焗鸡窑鸡! 点击这里给深圳凤凰盐焗窑发消息
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家禽文化 > 【转载】中国鸡文化趣谈(上篇)
【转载】中国鸡文化趣谈(上篇)

  鸡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一种家禽,千百年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。鸡是十二生肖中唯一的飞禽,自古以来一直被人们视为祝告喜庆吉祥的象征,是文武兼备、勇敢仁义、守信准时的“五德之禽”。中国鸡文化浩如烟海、博大精深,本文仅从“鸡德”、“鸡的象征意义”等四方面撷取几朵浪花与读者分享。

  一、鸡为“五德”之禽

  鸡自古就与人类的生活密切相关,与我们朝夕相处,忠诚地献出自己的一切,赢得德禽的美誉。西汉初期,韩婴在《韩诗外传》中谓鸡有“五德”:“头戴冠者,文也;足搏距者,武也;敌在前敢斗者,勇也;见食相呼者,仁也;守夜不失时者,信也。”

  “首戴冠者,文也”。雄鸡高耸火红的鸡冠,极为壮观漂亮。“冠”与“官”谐音,“文”的意思是礼。古人以冠冕堂皇为礼,含有升迁腾达的寓意。

  “足博距者,武也”。距是鸡脚后面突出的似足趾之物,公鸡走起路来,昂首挺胸,趾高气扬,威武雄壮,故曰“武”。

  “敌前敢斗者,勇也”。鸡对它的儿女百倍呵护,若是突遇鹞鹰或其它强敌袭击小鸡,母鸡会立即把小鸡护在翅膀底下,高声尖叫。公鸡则会羽毛倒竖,鸣叫迎战。就连那威严杀气的黄鼠狼,此时也要退避三舍。如果蝎子或蜈蚣遇上,更是难逃葬其口腹的厄运。

  “见食相呼者,仁也”。在动物中,鸡家族之间的挚爱,堪称楷模。公鸡找到虫子后,会“咯咯咯”地呼唤母鸡前来享用,自己却乐不可支地扑闪着翅膀。母鸡对自己的子女关怀备至,常叨着小虫或米粒送到小鸡跟前,“咕咕咕” 叫着看着鸡崽吃食。

  “守夜不失时者,信也”。雄鸡司晨,守夜有时,准时唤醒人们起床。几千年来,鸡伴随着中华民族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”的传统习俗,寒暑往来,乐此不疲。鸡这种守时报晓的美德,赢得了人们的赞誉,也享有农历正月初一谓之“鸡日”的美名。

  正因为鸡是可信赖的“五德之禽”,有诗赞曰:“意在五更初,幽幽潜五德;瞻顾候明时,东方有精色。”

  二、鸡的象征意义

  鸡有它独特的象征意义,人们从鸡的动物特性中演绎、联想出它的象征意义如下。

  (一)美好吉祥的象征

  鸡在古时候是一种野生飞禽,它们的外貌是头带红冠,身披彩羽,后有金色的雉尾,后来变化成鸡。在古书中,鸡有许多名字,如《庄子》称“时夜”、“鲁鸡”;《礼记》称“翰音”;《尔雅》称“蜀”;《古今注》称“烛夜”;《千金·食治》称“家鸡”;《论衡》称“酉”等;而“金鸡”,则是人们送给它的美称。

  “鸡”“吉”谐音,古人认为鸡是上天降临人间的吉祥物。神话中的三足鸟、火鸟、凤凰,都是它的先祖。周亮工《书影》记载:“正月一日,贴画鸡。……中州贵人尤好画鸡于石,元旦张之,盖此地乎鸡为吉,俗云室上大吉也”。在山东曲阜,人们待客宴饮时,有“无鸡不成席”的习俗,鸡用红公鸡,作为第一道菜,取“万事鸡(吉)当头”之义。鸡作为吉祥之物被运用至各种民俗艺术中。如“鸡头鞋”是婴儿满周岁时外婆赠送的礼物,民谣说:“过岁不穿鞋,长大不成才”,鸡头鞋造型有趣,寓意吉祥。再如鸡枕,据老人说:“娃娃枕鸡枕,乖巧又聪明。”此外,民间寓意吉祥的工艺品中还有:鸡香袋、鸡围嘴、鸡兜肚、鸡枕边、鸡围裙、鸡坎肩等。

  在中华民族的吉祥符号和文化象征中,凤凰的地位仅次于龙。它是中国古人对多种鸟禽和某些游走动物模糊集合而产生的神物,其形据《尔雅·释鸟》郭璞注:“鸡头、蛇颈、燕颔、龟背、鱼尾、五彩色,高六尺许”。“出于东方君子之国,翱翔四海之外,过昆伦,饮砥柱,濯羽弱水,莫宿风穴,见则天下安宁”。所谓“羽虫三百六十而凤凰为之长”(《格物总论》)。而鸡,则是凤凰的比较重要的取材对象之一,按《说文》所言,鸡是将自己的长喙尖嘴贡献给了凤凰。《乐叶图》称“凤凰至,冠类鸡头”,这是说凤凰头上的冠类似于鸡冠。

  更多的时候,古人认为“凤凰为鸡”或“以鸡为凤凰”。如徐整《正律》称“黄帝之时,以凤为鸡。”《山海经》载,丹穴山有一种鸟,“其状如鸡,五采而文,名曰凤凰。”《孝子传》记,“舜父夜卧,梦见一凤凰,自名为鸡”。《桂海禽志》载一种凤,其颈毛类雄鸡。雄鸡善鸣,有司晨的功能;凤凰也善鸣,所谓“凤凰鸣矣,于彼高岗”,“百兽率舞,凤凰司晨鸣”。汉代李陵有“凤凰鸣高岗,有翼不好飞”的诗句。这“有翼不好飞”,也该是鸡的特征。在中华传统菜肴中,大凡以“凤凰”为名的,一般都是鸡。如鸡爪被称为“凤爪”、鸡翅被称为“凤翅”、鸡腿被称为“凤腿”等,陕西商洛丹凤县的凤冠山亦称鸡冠山。谚语中的“鸡窝里飞出金凤凰”、“凤凰落架不如鸡”等,既说明凤凰和鸡是有区别的,又说明凤凰和鸡是相近相关的,似乎可以这样理解:“鸡窝里飞出金凤凰”,是说鸡可以升华、“神化”为凤凰;“凤凰落架不如鸡”,是说凤凰也可以降格,“俗化”为鸡。

  (二)勇敢善斗的象征。

  这一象征意义源于“斗鸡”而来。斗鸡在我国历史上久盛不衰,《战国策·齐策》最早记载我国先秦时期的斗鸡娱乐:“临淄之中七万户……其民无不吹竽鼓瑟,弹琴击筑,斗鸡走狗,六博蹋鞠者。”从考古出土的汉代石刻和画像砖上可见形象逼真的斗鸡图。斗鸡在唐朝盛行,日本遣使来朝,曾把斗鸡的见闻介绍回国,日本也仿效一时。以后又传向老挝、越南、菲律宾等国,如今国内和世界各地还有斗鸡。

  平时平凡柔弱的鸡,一旦搏斗起来,则气氛紧张,勇猛顽强,厮杀激烈。人们从中受到启发和鼓舞,学习鸡的勇敢善斗,斗鸡被推广到军中,用以激励战士的勇气,提高兵卒的斗志。这一点在古希腊有一个例子,公元前的某一年,希腊有位将军率兵开赴前线去同波斯军作战,行军途中,他看到有两只公鸡在相斗,心里不由一动,他想,倘若士兵的斗志都像这公鸡一样顽强,必定能赢得即将进行的战斗的胜利。于是,他命令队伍停下来,让士兵们观看这两只公鸡的勇敢搏斗,果然,士兵们受到鼓舞,在战斗中都很勇猛,大败波国。为了纪念这次辉煌的胜利,希腊国王决定从此每年在雅典举行一次斗鸡大会,斗鸡活动很快传遍全希腊,不久又传到地中海各国、古罗马及其他国家。希腊军队的这次胜利,印证了“两军相遇勇者胜”,但“勇”却源于斗鸡的启发。

  (三)辟邪镇妖的象征

  鸡作为人类的保护神,可见于元旦“画鸡户上”,门上张贴鸡画,百鬼不敢上门。战国时代民间已有杀鸡悬户,挂苇索以逐百鬼的习惯。重明鸟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鸟。据晋代王嘉《拾遗记》记载:尧在位七十年,有积支之国,献重明鸟,这种鸟“状如鸡,鸣似凤”,能搏逐猛兽虎狼,使妖灾群恶,不能为害。因重明鸟模样类似鸡,人们就画鸡或剪窗花贴在门窗上,以退魑魅丑类。南朝梁宗懔著《荆楚岁时记》载有“正月一日……贴画鸡户上,悬苇索于其上,插桃符其傍,百鬼畏之”。鸡成了门画中辟邪镇妖之物。唐朝后期,人格形象门神出现,贴画鸡逐渐淡出。如今,在包头以北的内蒙古阴山,家家贴民间木刻的双鸡,把鸡作为全家的保护神,在河南、山西、陕西等省,每到农历“清明”时,农村家家都要剪红公鸡或贴“鸡王镇宅图”。河南灵宝一带,五月端午,妇女都会剪一对昂首挺胸的大公鸡,贴在家门上,白族和彝族有戴鸡冠帽驱邪纳吉的习俗。过去在桃花坞年画中也有“鸡王镇宅”的年画,图案上是一只大公鸡口衔毒虫。

  古人将鸡的“神力”排位在驱鬼辟邪之神“郁”、“垒”之上。《河图托地图》记载:“桃都山有大桃树,盘屈三千里,上有金鸡,日照则鸣,下有二神,一名郁,一名垒,并执苇索,以伺不祥之鬼,得而杀之”。古人认为,鸡是神物,鸡和鸡血具有驱鬼邪去灾祸的作用。在祭仪中约定俗成取用雄鸡,尤其是白雄鸡。《山海经》云:“祠鬼神皆以雄鸡”。陈藏器《本草拾遗》云: “白雄鸡生三年者,能为鬼神所役使。”

  鸡卜是较古老的占卜方式,《史记·孝武本记》:“乃令越巫立越祝祠,安台无坛,亦祠天神上帝百鬼,而以鸡卜”。唐代大诗人柳宗元写下了“鸡骨占年拜水神”的诗句,为古人的鸡卜习俗留下文字证据。中国古代中原地区以及现代的彝族、佤族、土家族等民族,都以鸡作为祭祀的牲供上物,以鸡卜决定重大事项、个人或家庭的凶吉祸福。如:彝族少女成人礼用鸡占卜。

  鸡可驱邪去灾,鸡叫还可以驱鬼。在民间的传说中,鬼最怕听到鸡声,因为鬼只能在黑夜里活动,而鸡啼叫,代表天快亮了,天一亮,鬼便无法可施了。这种迷信直到解放初期,大人们还经常告诉孩子们说:晚上倘若遇见了鬼,只要学叫鸡啼就可以把鬼吓跑。

  (四)守信准时的象征。

  晋代郭璞《玄中记》云:“蓬莱之东,岱与之山,上有扶桑之树,树高万丈。树颠常有天鸡鸣,而日中阳鸟应之;阳鸟鸣,则天下之鸡皆鸣”。天鸡一啼,天下的鸡就跟着叫起来了,告诉人们应该起床准备工作了。

  鸡守夜报晓,对于古人来说,其意义实在太大了。在古代,没有报时的钟表,人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以天亮作为一天工作的开始,而何时天亮却是由公鸡报晓来决定。人们信赖公鸡,是因为公鸡有信德,而雄鸡报时从不会报错,古人说这是“守夜不失时”,是信德的表现。古代的计时工具十分简陋,如漏壶,虽可计时,却不可能按时叫醒人们。现代的人利用闹钟的铃声使自己从睡梦中惊醒,虽然闹钟叫人十分准时,但是总不如鸡鸣来得亲切而且有情感。鸡不管酷暑寒冬,还是晴雨风雪,它都守信报晓,从不懈怠、误时,决不偷懒。正是因为有了鸡在黎明时的打鸣报晓,人间才开始了新的一天生活。俗话说“三更灯火五更鸡”,按今人的话说,就是鸡有勤奋、准时、守信、守纪、认真负责的好品德。

  (五)光明和太阳神的象征

  古人视公鸡为太阳鸟,是光明和太阳神的象征。鸡啼日出,鸡生物习性与太阳运转(实为地球自转)的天然偶合,组成了太阳鸟原型。后羿射日的故事家喻户晓:当他射下太阳(仲)时,天空中落下这大神的羽毛。屈原在《楚辞·天问》中发出“羿焉毕日?乌焉解羽?”的感叹。《淮南子·精神训》:“日中有踆乌,而月中有蟾蜍。”高诱注:“踆”,犹蹲也,谓三足乌。韩愈《李花赠张十一署》诗:“金乌海底初飞来,朱辉散射青霞开。”王充《论衡》里有“日中有三足乌”,金乌(三足乌)变成了太阳的别称,这些均是太阳鸟的典型记载。

  据说,三足鸟是帝俊的儿子,一共有十只(被后羿射杀留一只),他们作为火的精灵,全身散发出耀眼的光芒,是太阳的化身。汉代砖画与帛画中均有此物。浙江地区出土的距今五千年的良渚文化时期的玉壁、玉琮等玉器上,有古人精心刻画的鸟神神符图像。神符刻画着三层台阶的祭坛,祭坛的柱上站立一只昂首远眺的鸟神,祭坛中有一个双线大圆圈,圈中是表示烈焰的七个螺纹饰小圆圈,祭坛下面刻画着两头翘起形似弯月的图,托着烈焰般的双线大圆圈,这一批玉器是良渚文化时期古人祭天的礼器。江苏昆山周庄沈厅(为明清建筑),在一阶堂屋门檐牌楼壁上,清晰可见鸡体内含火球式太阳的形象。河姆渡遗址中有“丹凤朝阳图”当是“目前见到的最早的丹凤朝阳图”。此外,我国还有所谓“金乌西坠,玉兔东升”之载,就是指太阳西下,月亮东升,可见,金乌象征太阳。中国民间认为鸡就是凤,凤就是鸡,《山海经、南次三经》:“丹穴之山,有鸟焉,其状如鸡,五采而文,名曰凤凰。……是鸟也,饮食自然,自歌自舞,见则天下安宁。”在一些汉代画像砖和石雕中,凤凰直接就是鸡的形象。因此,从奉祭鸟神、凤凰到日中三趾乌,鸡作为太阳神的动物象征具有普遍性。

  毛泽东的“一唱雄鸡天下白”。公鸡报晓,意味着天将明,再进一步引伸一下,就象征着由黑暗到光明的解放,例如说“鸡叫了,天亮了,解放了”就是这样一种递进的象征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