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焗鸡

欢迎访问深圳凤凰盐焗窑网-提供美味的盐焗鸡窑鸡! 点击这里给深圳凤凰盐焗窑发消息
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家禽文化 > 【转载】鸡的文化意蕴
【转载】鸡的文化意蕴

  随着农历丁酉年——鸡年脚步的临近,人们谈鸡说鸡的话题越来越多。在这里,笔者想与诸位分享一下鸡在古人心目中的文化象征意义。

  鸡,伴随人类的时间久远,且与人类关系十分密切。其形体适中、性格温顺、易于驯服,对人几乎毫无威胁;又因其多食草、叶、虫,而产出的则为蛋、肉、毛,是典型的“要求于人的甚少,给予人类的甚多”的奉献型动物,故而成为人类最早饲养的动物之一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它是唯一纳入生肖属相的禽类,在古人心目中占据重要位置,且被赋予了种种独特的文化含义。

  鸡是兼具文、武、勇、仁、信的有德之士。汉·韩婴《韩诗外传》卷二第二十三章载,“君独不见夫鸡乎?头戴冠者,文也;足傅距者,武也;敌在前敢斗者,勇也;见食相呼,仁也;守夜不失时,信也。” 把鸡的德行文、武、勇、仁、信表述得淋漓尽致。而《新序·杂事第五·幽明录》上说得更神乎:“晋兖州刺史沛国宋处宗,尝买得一长鸣鸡,爱慕之至,恒笼著窗间。鸡遂作人语,与处宗谈论,极有言智,终日不辍。处宗因此巧言大进。”由此看来,鸡还是有智之士的象征呢。

  鸡是勇敢顽强、不畏强暴的象征。褐马鸡是一种古老的珍禽,生活在华夏文明发祥地——黄河流域,古籍中对它的记载很多,称之为“斗死不怯”“毅不知死”的神鸟。自古以来,人们就将褐马鸡看作是勇敢的象征,以其羽做重要的装饰。《左传》记有:“鹖冠武戴之,象其勇也”,这里的“鹖”即指褐马鸡。经考证,当时的鹖冠即是用褐马鸡的尾羽所制。由此看来,至少是在距今2500年前的春秋时期,褐马鸡就被人们认识和关注。不仅如此,《列子》上更有如此记载:“昔黄帝战于阪泉之野,帅熊、罴、狼、豹、貙、虎为前驱,雕、鶡、鹰、鸢为旗帜……”黄帝和炎帝是距今约4000多年前的人,都以褐马鸡为图腾、旗帜,可见古人对鸡的崇拜。

  褐马鸡是鸡中最为名贵的种类,古称“鹖”。《禽经》中记述:“鹖,毅鸟也。毅不知死。”三国魏诗人曹植在《赋》序中写道:“鹖之为禽,猛气,其斗终无胜负,期于必死。”明末张自烈撰的字书《正字通》曰:“鹖,鸟名,色黄黑而褐,首有毛角,有冠,性爱侪党,有被侵者,往赴斗,虽死不置。”清朝文字训诂学家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中也记有:“鹖者,勇雉也,其斗时,一死乃止。”这是因为褐马鸡的雄鸟在每年的繁殖期间,都要为争夺雌鸟而发生激烈的争斗,据说有时达到斗死方休的地步。所以,从战国赵武灵王起,历代帝王都用褐马鸡的尾羽装饰武将的帽盔,称为“冠”,用以激励将士,勇往赴斗,虽死不置。这种制度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。清朝时改为蓝翎和花翎,蓝翎为纯“鹖”羽,品级较低者戴之;花翎外部为“鹖”羽,内部为孔雀羽,为高级官员所配戴,并且以翎眼多少来区别官员的高低。

  鸡在诗人笔下,更化为身披华彩、瞋目含火的斗士。三国刘桢的《斗鸡》曰:“丹鸡被华采,双距如锋芒。愿一扬炎威,会战此中唐。利爪探玉除,瞋目含火光。长翘惊风起,劲翮正敷张。轻举奋勾喙,电击复还翔。”鲜活的形象呼之欲出。

  鸡,是美丽、好运、长寿的象征。娃娃鸡,学名红腹角雉,是生长在陕西省镇坪大巴山中的一种珍稀野鸡。它的体形、大小同家鸡差不多,雄鸟的羽色非常艳丽,头顶上生长着乌黑发亮的羽冠,羽冠的两侧长着一对精巧而美丽的钴蓝色肉质角,这就是“角雉”名称的由来。

  每年三月红腹角雉进入繁殖期,这段时间的每天清晨和傍晚,寂静的森林中都会传出雄鸟“哇……哇……”的占区叫声,此起彼伏,十分响亮,很像婴儿的啼哭声,所以当地村民又叫它“娃娃鸡”。每当其求偶炫耀时,两只角就膨胀起来,高高耸立。“每春夏晴时,则向日方摆之,顶上先出两翠角二寸许……颔下之绶,长阔近尺,红碧相间,彩色焕烂。”这段文字来自明代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,正是对雄性红腹角雉争夺配偶时浪漫表演的生动描绘。

  鸡,是顽强生命力的代表。东汉黄巾军起义前期流传一则民谣:“政论曰,小民发如韭,剪复生。头如鸡,割复鸣。吏不必可畏,从来必可轻。奈何望欲平。”表达了民众虽然出身卑贱,却具有不畏强暴的强烈反抗精神和鲜明的斗争意识,对于“吏”,即封建统治阶级的压迫敢于奋起抗争,其视死如归的坚韧意志令人敬佩!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有只公鸡,在1945年9月被斩掉半个头部后,依然顽强地生存了18个月之久。这只鸡因意外被主人斩头后,起初反应剧烈,但不久便可正常行走,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这感动了主人,决定留下它的性命。此鸡靠坚强的毅力掌握平衡、四处觅食;它也会鸣啼,只是喉头发出的声音较以前有些微弱,无法引吭高歌;它甚至想用失去了的喙整理羽毛……其顽强的生命力令人惊叹!

  鸡鸣,是催人奋进的励志之声。晋朝时,祖逖、刘琨是两个性情豪迈、胸襟开阔的年轻人,同居一室,相互砥砺,都想找机会为国家效力。一天清晨,大地一片沉静,忽然响起一阵嘹亮的鸡啼。祖逖从睡梦中惊醒,连忙把刘琨也叫起来,说:“你听,那鸡啼声多么清脆悦耳,它引吭高歌,不正是要我们年轻人发愤图强吗?”“是啊,我们不能再贪睡了!”两人披衣下床,来到院中,只感到阵阵寒意,便取出剑来,在曙光将露前挥舞起来。越舞越有精神,越舞越有力量,直到东方既白。这就是“闻鸡起舞”的典故。古往今来,这一典故不知激励了多少仁人志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