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焗鸡

欢迎访问深圳凤凰盐焗窑网-提供美味的盐焗鸡窑鸡! 点击这里给深圳凤凰盐焗窑发消息
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家禽文化 > 干货是否腻了?来点鸡汤补补吧!
干货是否腻了?来点鸡汤补补吧!

  时间匆匆如流水,转眼间我也迎来了我的情感生活来了。

  我第一次提起女孩的手掌,像拎起一个歪着头的塑料袋子。我常常在夜晚提垃圾、倒垃圾。

  黄昏散步,第一次有人相伴。我指指点点如导游,重新体验我已走过千万遍的孤独散步路线。

  第一次,面对一位亲近的人,进食。我放下碗筷,摊开双手,坦白从宽,认真观看这位亲近者吃饭。——她的嘴唇亲吻在饭上,食物在封闭的口腔里晃荡,喉头滚动……

  同样,第一次,我阅读我的纸张给佳人听,我怀抱佳人。

  ——除了被褥,我似乎还没有拥抱过别的东西。

  我可以把这些杂多现象,书写下去,我也太乐意这样做了。

  重复重复,重复重复。

  一个人若是能倒毙在这样的重复中,倒也该满足了。

  可是,不行。

  因为我就要动身出门。

  我的女友带领我旅游,她的手臂伸向我,折叠的手掌舒展开,说:

  ''来,老人,我带你去旅游。''

  我的脸上挂着诚实的眼泪,说:

  ''您乐意带领我,我也乐意跟从您、尾着您。''

  ''我们要西行,去园湖镇,去薛焦城。''

  我的女友带我进了火车,我们用完整的夜晚来打纸牌,我们的仆从在狭窄的小方桌上搏杀。

  我赢得所有战斗,因为我曾在更多夜晚与自己搏杀。

  ''你一点也不懂得谦让!来,我们两个干仗!''

  我的女友折断我的手臂,又把它接起来,悉心呵护。

  她伏在我身旁,脸蛋贴着我的胡须,轻声说:

  ''你脆弱得可爱。''

  身子随火车晃动,心灵满意地昏睡过去。

  我的女友带我换乘车子,因为环湖公路至今没有修好。

  早年我用脚在公路上走,现在,我坐在轮子上被车摇晃着骨头。

  公路转弯,山脉沉入土地。

  故友死掉的小屋出现在山坡上,冒着焦黑的烟。

  黄昏下,村中猫狗聚集于那栋小屋的废墟,漫无目的地嚎叫。

  女友说:

  ''阴森森,阴森森。''

  我说:

  ''暖意融融,暖意融融。''

  我们从后视镜望去,说:

  ''看到园湖镇了。''

  这样,也就经过了园湖镇

  我的女友巴着车窗东张西望。

  山体表面那些灯火,乃是我们的伙伴;群星是我们的密友;月亮是我们的后门亲戚。

  我们的车子驶入睡眠的丛林,枝条轻挠车窗车顶。

  我的女友用她的鼻尖,碰撞我的鼻尖,说:

  ''老人,讲点肉麻的话。''

  我用低沉的嗓音歌唱:

  ''思念乃是一种会呼吸的痛苦……''

  薛焦城,千疮百孔之城,散步之城,长方条建筑物之城,薛焦风味小吃之城——园湖西门。

  我们的车子刚过加油站,就立刻放下我们。

  司机友善地说:''这后面的路,更加浪漫,你们最好靠脚走,我把你们载到这里,请你把钱财交出来。''

  我头一次摆脱节俭的恶习,把整个钱包放到他手上,试着豪爽地说:

  ''尽数拿去!''

  司机搓揉疲惫的双眼,说:

  ''你我是老乡,我不忍心宰杀你,我取你14个方正的钱币,祝你有好运气。''

  大路、高楼,引导着我们行走。小路、小,牵拉着我们行走。施工场所,强迫我们行走。

  我们越走越找不着方向,越走越远离风景名胜。

  我的女友带我走入一片建筑工地,有湖水、有野地、有空洞的水泥框架。

  女友说:''要金山银山。’’

  我说:''也要青山绿水。''

  我们看工人砌砖墙、挑沙灰;我们对草坪说再见;我们口含甘草片吃酸奶;我把我最爱的劳保服套在她身上。

  假如我的心脏软若豆腐脑。

  它将比我更爱旅馆的枕头、座椅。

  ——原来旅行最让人感到愉快的事,是待在旅馆里看电视。

  旅馆招牌的霓虹映照我们的脸,电视机颜色映衬我们的脸。从一个频道,跳到另一个频道,从午夜到天明……

  我的女友,赤身露体,扑在洁白床单上,气定神闲。说:

  ''老人,你见过我胸膛的肉,肚子的肉,后背的肉,腿脚与手臂的肉——怎样,你有没有感到满足?''

  我说:''说不一定。''

  ''每天看,每天看,情欲一点点被消磨掉。''

  我说:''见一天少一天,每见一天,就减少一天。''

  ''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?''

  我说:''反正是足够的,我们已体验许多。''

  ''多少算是足够。''

  我说:''完完整整的一天。''

  ''我们在一起多少天?''

  我说:''我记不清楚,我们像养老一样恋爱、等死。爱一天算是一天。''

  ''为何你说话好笑?''

  我说:''由于内心觉得愉快,词语,也就跟着愉快起来了。''

  我的女友挺直腰板,捆好头发,说:

  ''听好,

  禁止讲哲学

  禁止讲大道理

  禁止分析

  禁止引经据典

  禁止总结

  禁止举例子

  禁止抽象

  禁止作比较

  禁止谈人生

  禁止提生活

  此为十诫。''

  我说:''那么这其实只是一件事:不要概念。''

  ''犯规!''

  我说:''我将遭遇什么?''

  ''你要是再这么干

  我就把门前的那两只鸡打死

  让店家煮给你吃。''

  我说:“你这么做,是要把我当作鬼来献。”

  我的女友你是谁?我感觉我根本不认识你。

  我的年轻女友、我的青年同志、我的动物伙伴、我的聊天工具、我的热水袋子……

  啊呀!你简直不是一个人呐!你怎么能够那么年轻?我想想就觉得恶心!你怎么那么好看?胜似薛焦风味小吃的老板。我从你身上捞到了所有的好处。难道仅仅只是外观引诱?

  年轻的时候,我可怜地躺在这些风尚的门口。*

  我小的时候就喜欢你的这种面孔,但那个时候,我没有机会。现在,我又重新喜欢起你这种面孔,但日子已经错位。

  我的恋人你是奥秘,解读你认识你了解你掳夺你收买你占领你……统统是鬼话!不合法!

  所有尝试,除了把你当作一个小型秘密包藏起来,再不能做到什么。

  原来你是:问题少女

  ''来吧,老人,和我一起喝清汤,这家人做的清汤里,有葱花,有香菜,有豌豆,你应该喜欢。''

  我说:''好!干碗!对饮!''

  我们喝一碗清汤,竟也能够上脸,喝到醉醺醺。马上,我就要上火,流鼻血。

  电视机里的彩色,在汤汁中晃荡,油花晃荡成,一群密密麻麻的小人。

  ——我们对饮,成为万人。

  天气已经失控,那些盼望着下雨的人,一说:''要下雨了!''

  太阳立刻便从云后现身。

  而期盼出太阳的人,才一高兴,便见太阳便躲入云层。

  没有一件事情称心如意。

  我睡觉睡到头昏脑胀;我越是喝茶,就越感到干渴;我唇焦舌燥,咽不下口水。

  唯有女友的面孔教人心安,但是一想到观赏她的人,是我这样一位不堪的人,我就感到痛心。

  我惶惶恐恐,想到我竟敢去爱你就惭愧。

  所以,我忽然就想从这种共同生活中脱离:我的身心现在已经不能适配这种生活了。

  我绞尽脑汁,书写数千字。写出来的东西,不过是变着花样表达''好啊!好啊!''的句子。在我脑汁流尽之后,我重复书写''好啊!'',作为告别书。

  我不爱你,我背弃你而趋向邪途,我在荒野中到处听到''好啊!好啊!''的声音。*

  趁着夜色浓浓,我收拾行李,逃出旅馆

  我的情感生活至此结束,像是别的人,他们的情感生活结束于中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