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焗鸡

欢迎访问深圳凤凰盐焗窑网-提供美味的盐焗鸡窑鸡! 点击这里给深圳凤凰盐焗窑发消息
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动态 > 盐焗动态 > 盐焗鸡的美味,让我回味无穷!
盐焗鸡的美味,让我回味无穷!

  鸡肉的最成功之处,是得到了全国各民族人民高度一致的认同,无鸡不成宴的说法更是由来已久,注定了鸡肉烹制的多样性。作为传统的鸡肉爱好者,我喜欢广东白斩鸡的鲜嫩、新疆大盘鸡的浓郁、马乃东乡烤鸡的酥香、沟帮子熏鸡的烟香、山东德州扒鸡的五香交复、四川棒棒鸡的酸麻甜辣,而且每一味都显得那么不可替代。但如果问我往后只能吃到一种风味的鸡肉,那我想我该啃完手中咸香透骨的盐焗鸡,嘬遍十个手指头后,再作思考。

盐焗鸡的美味,让我回味无穷!

  盐焗鸡是客家人对焗炙工艺应用的杰作,传统盐焗鸡制作的神奇之处,是鸡肉与海盐这两个陌生个体相互包容与遥相融合的过程,它们俩从来没有见过面更没有直接接触,却成为了彼此交融好朋友,并成全彼此变成了层次丰富的美味。一捧油渍隐现的淡黄草纸下,包裹着的是简单食材用简单技艺精心加工而成的佳肴。

  传统盐焗鸡的制作流程简单到你都不好意思画流程图,三黄鸡宰杀清洗干净,擦干后涂抹少量沙姜粉,用多层草纸包裹紧实,放进乘有三分之一海盐的深底沙煲中,再用海盐将沙煲填满并覆盖草纸包,沙煲用小火加热一小时出锅即可,简单却不缺乏严肃的仪式感。

盐焗鸡的美味,让我回味无穷!

  在这一小时里,草纸包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热力带着盐气,使劲钻透了层层草纸,直达鸡皮、鸡肉、乃至鸡骨头里,烹熟肉质的同时让一切入味入得那么自然;鸡肉里的油脂在高温下悄悄析出,安静的吸附在层层草纸上;但是鸡皮与鸡肉间、鸡肉纤维的纹理中的水分却被保留在了原地,充分融合了从热气里传来的咸香。所以,当盐焗鸡被切开,你所看到的皮黄肉白、滑嫩多汁,你品尝到的味醇鲜奇、咸香入骨,都来源于此。

  按传统的上菜,鸡肉往往是被切好或扒成小块,装在盘子端上餐桌,用筷子夹起来吃。但个人认为从操作的效率说,盐焗鸡最适合直接上手抓着吃,扒拽剥剔撕咬啃嚼,各种动作可以自由切换甚至排列组合,忙碌间常有鸡汁顺着手指流向手掌直逼手腕,别慌,瞄准鸡汁的流向嘴唇凑前轻轻一嘬,随着轻轻的“吱儿~~”一声,鸡汁与香味应声入嘴,味觉、视觉、触觉、听觉完美交融,满足感油然而生。然而从礼仪的角度说,盐焗鸡也许最不适合用手抓着吃,因为吃着吃着很容易就把满屋子嘬得山响。

盐焗鸡的美味,让我回味无穷!

  盐焗鸡的吃法还有很多种,小时候家里来客人的时候,会去市场上买一只做好的盐焗鸡,鸡肉扒干净上桌招待客人,留下鸡骨架会在下一顿饭的时候用来煲粥,也是一种难得的美味。

  后来,盐焗鸡的做法也有很多种,特别是一种叫盐焗鸡粉的复合材料面世后,盐焗鸡的做法变得简单,这是妈妈喜欢用的手法——在我小学的时代特别喜欢吃的一款“炸鸡”,后经证实就是这改良做法的盐焗鸡。妈妈把鸡肉用盐焗鸡粉腌制,放进那种老式的电饭锅里加热,不一会儿香味和滋滋的烤肉声就会从锅里飘出来。每每放学后见此状,肯定是要守住电饭锅不离开的。我盯着家里那个暗红色的双鹿牌电饭锅,仿佛一直盯着,锅里的货就能熟得更快一样,就这样上面笑嘻嘻的圣诞老人贴画和两只小鹿剪影的LOGO,伴随着对美味的等待,深深的印在了那个小脑袋里。

盐焗鸡的美味,让我回味无穷!

  再后来,有微波炉了就更简单了,腌制好的鸡肉放进去转二十分钟就可以出锅。出锅后把鸡肉扒成小块,一直是我的工作。鸡肉很热又多汁,这可是技术活。碰到烫的部位,都要甩甩手,却不舍得把鸡汁甩掉,想嘬嘬手指降降温也不行,这是全家都要吃的的。

  这时候弟弟一定会在旁边悻悻的看着全程,还要若有其事的喊“得人畏(客家话,意思大概是太恶心了),妈妈他嘬手指~~”。我当然也要据理力争解释一番,屋里飘着盐焗鸡的香气、溢着全家的欢声笑语,平和喜乐也就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