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焗鸡

欢迎访问深圳凤凰盐焗窑网-提供美味的盐焗鸡窑鸡! 点击这里给深圳凤凰盐焗窑发消息
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动态 > 窑鸡动态 > 久久地“萦绕”在我口中的“窑鸡“
久久地“萦绕”在我口中的“窑鸡“

  星期天早上,阳光明媚,凉风习习,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吃“窑鸡”。一路上,爸爸津津有味地向我们介绍“窑鸡”的来历:“相传明太祖朱元璋年少时,家境贫寒,帮财主打杂,财主极为刻薄,朱元璋饥饿难忍,便偷了财主一只鸡。因怕财主发现,跑到野外有没有锅炉,故想到有泥窑h熟鸡来食用,后发现如此炮制的鸡,风味独特,回味无穷。所以,‘窑鸡’有称‘乞丐鸡’。后来,朱元璋当了皇帝,封‘窑鸡’为‘御菜’,流传至今。”

  不知不觉,我们已经来到了目的地。爸爸对服务员说:“要一只鸡。”我和妈妈以为马上就能尝到美味的“窑鸡”,没想到,爸爸却说:“慢慢等吧,还要两个小时哩。”听到这句话,我和妈妈犹如晴天霹雳,幸好我们吃了早餐,要不然的话,肚子可对我们有意见了。可是,这也给了我“偷师学艺”的机会(想吃的话,到时候来找我)。

  要想做一只“窑鸡”,首先就是要砌好一个“窑灶”。只见厨师先丛一个大麻袋里取出许多泥块,像搭积木那样小心翼翼地垒起来,只不过中间要空心。不一会儿,一个一米来高的窑就展现在我眼前了。

  其次,就是那漫长而枯燥的烧窑火了。厨师将一条条柴烧着后,塞进事先砌好的窑里,塞的时候,要小心小心再小心,因为如果将窑弄塌了,就前功尽弃了。过程中,还要不断地往窑里加柴。我这个旁观者被柴火熏得汗流浃背,就不说近距离“享受”的厨师了。这时,另外一道工序――包鸡开始了。厨师先在已腌好的鸡的身上包上一层砂纸,然后包上一层干枯的荷叶,最后,再包上一层砂纸,就搞掂了。

 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,泥窑已经变得通红通红的了。厨师用夹子夹出烧得滚烫的泥块,用木桩将它撞成粉末壮,再将你倒在鸡的身上,把鸡闷熟。

  十几分钟后,一只香喷喷的鸡出“泥”了。我和爸爸妈妈戴上手套,张牙舞爪地对鸡进行“解刨”。那味道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――绝。

  回来的路上,那味道还久久地“萦绕”在我口中・・・・・・